Gories.

你要幸福。

很累

就是从头到脚的累,说不出来。

不求理解,至少我能找一个发泄的地方。我很想她。

也很想他,很想她。累了。

我一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一边想自己一定什么都能做好。

不要把我当避风港好不好啊,我也很累的。

好累啊。


世间万般,唯有你甜

印象写好了,明天发吧,谢谢这一年有你们,明年我们也一起努力啊。


注明:逆家打我们家tag的都sm了

好久没点进tag了哇塞哪里来的妖魔鬼怪都往巍澜里面挤。

某位被挂的叫枪枪的写手,我真的,哇我服了,点进首页,这个人不要脸的程度到了一种境界啊。

下面的评论也是让我感到十分好笑。

“不就让澜澜上面一次嘛哪里算逆了!”

“明明就是巍巍总攻气场强大好嘛,宠爱爱人所以让他上一次怎么了?!”

起因是他写的一篇肉文,澜巍的,死要打巍澜tag。不是,您缺粉吗我看了看您五千多粉啊,人的野心都那么大的吗?

蹭热度?还是纯属三观不正恶心人的?

这种评论让我十几年积累的世界观轰然崩塌。啊不是,他当然没资格让我的世界观崩塌,但是这种人三观就像上海冬天早上的雾,好像有,其实是没有的。

这位帮腔最厉害的,我点进他的首页去看了。

fine,是澜巍的写手。

我笑爆,这也不算什么对吧,诶嘿这个被挂的粉丝还挺多。粉丝多代表什么大家估计都知道的,撕,等于被骂。

不过就冲您这死不悔改还觉得理直气壮打巍澜tag没错的。

那也祝您和您的小粉丝越磕越开心了。

我养的那只猫【朱白】

*第一人称。反正我写什么都是he,淦


这只猫是小白带回来的。

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奶猫。

我工作忙,疏于打理,连自己的头发有时候都要忘记梳,小白能在第一时刻帮我找到梳子。也许不做演员,他还能当造型师。不管他怎么梳,总是能被他摆弄的很好看。

“才不是好吗,是因为你长的好看啦。”每次我夸他手艺好,他就那这句话来堵我。我连夸他的机会都被剥夺,因为从头到脚,他的脸,他的腰身他的双腿,还有他对待工作的认真,生活态度的积极,别人都把他夸够了,想来他也不差我的两三句赞美之词。

猫还是奶猫,没有名字,小白几次要求我陪他一起想,这时候我就不得不放下工作,环住他又细了一圈的腰,与他一起坐在沙发上想。

“叫小白,好吗?”

我摇摇头,不好。

“你也叫小白啊。它怎么能叫小白呢?”我埋入他后颈,阵阵奶香味袭来。这世界上我心里的小白只有一个,是绝无仅有的,也只能是我的。

“你还怕我和一只猫吃醋啊?”

我轻笑了一声,抓住他那只附在猫身上的手:“不怕。”

2018的第二场雪,我们分手了。

我并不想提分手的,或者说我是被爸妈求着放开他。父亲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态度强硬得很:“不行,我们家总不能传出这种丑事!”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抱希望,不应该告诉父母这件事。母亲把他劝走的第一天晚上,我躺在空旷的大床上想,也许我该带着小白远走高飞。

第二天早上我就改变了主意。爱情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还有事业,还有那么多爱着我的人。我根本放不下世俗和他远走高飞,我是个普通人。

他约我出来见了最后一面。

我一向清楚小白的性子,他生气了我马上就会知道缘由,他受委屈了会撒娇,可是这次他什么都不说。他理我两米远,就坐在咖啡厅对面的真皮沙发上。他没有带眼镜,于是我更能发现他眼周一圈哭红的痕迹。

我什么都做不了,把所有安慰他的话堵在嗓子眼里。就像我赞美不了他一样,我什么话都不能说了。所有的话对他不都是利刃吗?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你决定好了吗?”

我说是的。

他带着满眼的惊异抬头。我想,在母亲通知他那天晚上也许他还有那么点侥幸,可是我也不会说真话,在此以后他眼里的星星全灭了。

我转过头不再看着他,我的眼泪也有点控制不住。别人拿着名为爱的刀子在我和小白身上打标签。我受不了,我连他都护不住。

他是走了,拿起包时还决绝,一转身眼泪就决堤,打在地面的毯子上,声音厚重,像把锤子在我心头敲,敲得见血了我依旧不喊疼。

回家的时候那只猫正坐在床头叫,一天没喂他吃的,从来都是小白照料他,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从橱柜里拿了个碗,装了点猫粮往它面前一摆就去躺着了。我太累了。

凌晨三点吃了两粒安眠药,我终于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

那时候我们好像还在拍戏,还没杀青,休息间隙他无聊,手机都不刷,对我说,龙哥我们来比扳手腕。他哪里能赢,不过我看他的眼神实在专注,忘了手下发力,一不小心就放了水。不过看他笑起来的样子,输了也值得。不过是一场游戏,赢了有什么意思,赢了人才有意思。

第二局的时候,我决定不能让小孩儿太飘了,于是使了点力,他就抬不起手了。我的视角只能看见他的侧半边脸,耳尖红的一塌糊涂。我想亲他。

这个梦还没做完,我就被叫醒了。

“哥哥,上班要迟到啦!”小白使劲摇着我右手,我醒来的时候好像回到了三个月前。他穿的还是白T,落地窗打开了一条缝,漏进的风还不冷。

我不敢问,不敢问他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听着他的声音,他离我好近。起身的时候发现床脚的猫窝不见了,我就问他:“那只猫呢?”

“什么猫?”他也奇怪的望着我,“我们家什么时候养猫了?”我摇摇头。这的确是个梦境,我心里清楚,但是我还是想要和他度过这一天。

在开门之前,他站在门口抱住我,亲了我一口。我深刻知道,我们之间并没有这种习惯。于是我不准备走了,我对他说:“今天我们放假一天好不好?”

他愣了一下,把我推到门外。

“哥哥,我们分手了,我也要去工作。”一瞬间他的口气就不对劲,眼睛周遭的红又显出来。

我想说不要分手,没有分手,小白,我还是很爱你。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软了声音,眼泪滴滴答答落下来:“哥哥,只要你想让我回来,我就会回来。”

“我只要你一句话。”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眼里无尽的绝望映深,再深。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被拒之门外。

我向后转,既然他想让我走,那我就走。我发现自己被一群人堵住了。在攒动的人影里,我看到了朋友,父母,各种不同的也许在我脑子里曾经有点印象的人,扛着相机的狗仔,摄像机的光闪的我睁不开眼睛。

“朱老师,请问你是真的和白老师在一起了吗?”

恍惚中我听见了这个声音。我脑子里一片响。

“您真的是同性恋吗?”

“为什么走上这条路,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是不是为了捆绑营销?您和白宇到底什么关系?”

这群人向来以最深恶意揣度别人,他们脸上各色的面具让我看不真切。

但是我找回自己的声音了。

“我爱他。”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请你们让一让。”我刚说完,那些声音就尽数消失,那些人还站在那里,我只听见门开的声音。

记者疯了一样往门里挤,我也快疯了,但是等我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只拍到了一只猫。

一只浑身雪白的奶猫。

凌晨五点,我的闹钟响了。

我的身边空无一人,大概还没醒透,小白的话又在我耳畔响起来。

“我只要你一句话。”

我打开了手机,给他回了一条消息。

“不要分手,我爱你。”

还没等到回音,我想他这个时间点应该还在休息。所以我爬起来又发了一条微博:我爱你@白宇White。点出发出键的后一秒,微博就炸了。我无所谓,不点开那些评论的界面。

想来我是个普通人,对,我可以不要那些人片面的爱。

我只要他爱我。

奶猫又醒了,我想着快点起来梳洗干净,早上去他楼下等他,还要带猫一起去,我对着小猫说:“你可要帮我撒撒娇啊,要不然麻麻会不答应回来的。”

我就学着小白的样子给它揉揉脑袋,小猫叫了一声,在我买的玫瑰花束里躺下了。


官宣❤

第三次说晚安。

@倾城无我 我和我先生🔒了。

嘻嘻(♡˙︶˙♡)


今年年初退圈的事儿(并不是什么冰释前嫌而是暴躁老姐)

扒我自己的伤口,可以当笑话听一听。

为什么当时爱过的圈我再也没有回去,我自己是知道原因的。

小年轻搞cp,火气大,暴躁又好奇,心态奇怪的不得了。一年前,我刚刚开通这个号。(我只改过一次名字,从gories变成bez)

为什么我改了这次名字。

当时我在ab圈玩的很开心,就想着要不然建一个墙吧人家也没有磕粮的地儿。我自己也是搜过无数遍了,根本没有这个墙。接着我就建了一个墙。

投稿的不多,但是我很兴奋,想着总归能够建好的。马上就被通知原本是有一个ab圈的墙的。我慌张的不行,一会儿又告诉自己什么也没做错。

“你去和那个墙交流一下吧”

行。我去加上了那个墙,翻了翻空间,已经是好久之前更的了,没有多少内容,图也是未经授权搬的。于是我的底气又有了

“你好,我是新建的墙。”

鬼知道我当时有多爱这对cp,甚至不惜和别家撕逼。很好笑的是,ab本着自己先建的,不管是不是做得好,就对我说:“不接受任何形式重墙。”

我重墙是我不对 所以我道了歉,也问了问能不能让我当机子。

“不行。”

无奈又生气。还是删了。

好笑的来了。这个墙认识ba墙,于是拉着ba和我掐架。这个想来真的特别搞笑,对方ba根本没有了解清楚情况居然就在他们群里挂我。

在ba群里的圈友截图给我看,其语言难听到一定程度。

骂我的理由很简单。我没有后台,他们人多,可以任意欺负 不管我有没有道理。

我一直是暴躁老姐,当晚我也没有爆粗。ba还来和我沟通,我真是郁闷的要死。我明明都不想当了还要我怎么样。

有圈友帮我找了墙群来讨论这件事。

墙群说,既然那个墙那么冷又没空做那你就去做机子呗。我说了,可是那个墙不听啊。

圈友是无暇顾及我的事的,我都明白。一个人扛着真的很难受。

所以我退圈了,因为我知道就算gories变成了bez也没多少人会关注,不过就是想想“这是谁啊我什么时候关注的”然后删了我。

“这个叫gories的到底什么来路啊?胆子这么大?”这句话不知道是哪个瞎喷傻逼说的。但是我永远记得。

我挺下来了,现在遇到了你们。

感谢当时瞎喷我的傻逼。让我练就钢铁心。

我永远会恨那些傻逼的。😁


没什么照片了于是用丑照挡一档好了。
p2开始是一个巨虐脑洞,慎点!!!!!
谁写的,你们还不懂吗(舔后槽牙)

【朱白】总而言之,影帝差点黑化了

安利我的心尖尖!是奶球宝贝😭


苏坡奶球:





朱先生忙于拍戏,三个月没和他家小白菜见上一面,虽然经常视频通话来往,但是看得见吃不着的感觉把朱先生难受的都快心绞痛了。




他真的很想抱着他家白菜狠狠吸上一口!






偏偏咱们的小白菜愣是在视频里不自觉的搔首弄姿,这就很皮了。






朱先生舔着后槽牙把剧本捏成了一个球。










气气!












“哥哥,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爱的抱抱,你什么时候回来抱我呀?”




小白菜眨巴着眼睛,语气里说不出的委屈。那可怜样儿看的朱先生心都要化了,后槽牙差点给他咬碎。




不能怪朱先生,只怪这剧组找的地方实在是偏远。穷乡僻壤的,有时候连电都没有。出村的路只有一条,开车都要花两三个小时,朱先生连个假都没办法请。他戏份最多,每天的工作量很大,他如果有个什么事耽误了剧组的进度,全组人都会受到牵连的。




朱先生可不是为爱痴狂的愣头青。








“你乖乖的,在家等我就行了。我这儿差不多快杀青了,等我回来带好吃的给你。”




朱先生还真把他家小白菜当孩子哄了,可不是咋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外面又怕被抢。




白宇你可长点心吧!










“我才不要吃,你那地方那么穷,让我吃野菜吗?”小白菜朝他吐吐舌头,由于网速的问题,朱先生这边的画面一卡一卡的,这也导致了白宇那条粉嫩的舌头硬生生的在朱先生眼前静止了两分钟。








一级警戒!朱先生硬了!








朱先生很慌,为了不让情况继续恶化,他及时的掐断了视频,随后发了段语音过去。












龙:我这边网不好,估计待会儿要断电了,你早点睡觉,不要熬夜知不知道?直播的时候不许撩骚!








白宇那边很快就回了消息。






我的小白菜❤:知道了知道了老妈子拢龙!你快点回来呀哥哥,我是真的很想你。




我的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孤独的小白菜.jpg




龙:来哥怀里.gif




我的小白菜❤:嫌弃.jpg




龙:你不爱我了吗.jpg  ➠➠










看着手机显示的无信号,朱先生一边叹气一边感叹生活不易。










白宇那边等了一会儿见他龙哥没反应,估摸着是断网了。心里为龙哥默默的点了根蜡之后他发了张表情包过去。接着发了条微博。










————————————————————————




小小白v:龙哥不在的第94天,想他,想他,想他…




————————————————————————






评论:前面的93天哪去了?




评论:心疼我们小白白,快来姐姐怀里!




回复评论:对不住了姐妹,送你上去@朱一龙




回复评论:姐妹你是个勇士@朱一龙




回复评论:朱老师你快回来啊你老婆被人拐辣@朱一龙




小小白v回复评论:我是他老公!(`へ´*)ノ










白宇因为那条回复迅速上了热搜。




#小小白 傲娇受#




#影帝快回来重振夫纲#




#我是他老公#




#组团偷白菜#




















白宇被热搜调戏的脸都红了,直播的时候也是,本来他直播间粉丝多,平时就一卡一卡的,上次公开了之后大量的cp粉倾巢而出,把他直播间堵的水泄不通。






白宇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他被满屏幕的“拜见正宫”给支配的恐惧。










后来每次直播都要被言语调戏一番,朱一龙如果拍戏闭关的话两家粉丝就一起相约在直播间里,美其名曰帮影帝查房。偶尔有个别毒唯来寻衅滋事都在白宇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叉了出去,朱白战斗组就此产生,专叉各种不服。






这些事情白宇不知道,朱一龙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公开之后朱一龙的工作室收到很多白宇的黑料,其实无非就是一些游戏上面的东西,搬弄不了多少是非,朱一龙却还是将那些黑料、黑热搜一一买断销毁,不放过任何漏网之鱼。






他不允许任何人污染他的小太阳。






朱一龙把白宇罩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为他挡去一切黑暗污秽,他的小太阳在他怀里永远都是光芒万丈。


























————————————————————————








白宇安耐不住一颗躁动的心,他决定去探班。








怎么去?一个电话不就搞定了。










朱一龙经纪人的电话一直在他手机里存着,他向对方说明了来意,并且再三嘱咐经纪人要保密。对方看他那么可爱的份上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而且最近朱一龙拍戏的确很辛苦,小两口异地恋不容易,他只要把人平平安安的接过去就行了。








就这么着,白宇以外出游玩为由跟他姐报备了一下便收拾东西出发了。他姐虽然有所怀疑但也没太过在意,白宇这些天憋在家都快成望夫石了,适当的出去玩玩没什么不可以的。






这么想着,他姐便十分放心的让她家小白菜独自出门了。
















白宇坐车直奔机场,在飞机上呆了五个多小时才落地。出了机场还得坐大巴,他按照经纪人给的地址到车站里等,来接他的是个小助理,见着白宇很是激动,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正宫的,还是活生生的散发着新鲜奶味的阳光主播。






小助理觉得粉生值了。








白宇性格本就大大咧咧,一来二去的就跟小助理聊上了。白宇问了不少他龙哥的近况,小助理全都一五一十的告知,得知朱一龙拍戏如此辛苦,白宇心疼的鼻酸。小助理眼力见挺好,见他表情不对立马上去安慰。




“嫂子您别太担心。朱老师身体很好的,虽然环境恶略了点,您看,这不您来了吗,朱老师知道了铁定乐坏了。”






白宇吸吸鼻子冲他感激的一笑,也没对那声“嫂子”发表意见。






小助理被萌出一脸血。












到组里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朱一龙还在拍着,白宇怕被他发现影响拍摄便偷偷坐在角落里。小助理把他行李拿去存放,走之前说他待会儿等朱一龙下工了就带人过来找他。白宇跟人道了谢便坐在那儿玩起了手机。






剧组的拍摄是保密性的,经纪人跟他说过,所以他心里虽然着急但也不想让龙哥为难。










他这么高个小伙子杵在角落里,剧组里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瞅他,没多久他就被人认出来了。白宇发现不远处有一群小姑娘拿着摄像机围坐在一块儿,时不时朝他这儿看看然后窃窃私语。白宇觉得有些不自在,但他估计这些人是龙哥的粉丝,也就没太在意。








等了好一会儿,恰巧在白宇手机信号断了的时候,有人来接他了。白宇心里吐槽了一下这儿的通讯,收了手机抬头就见着一姑娘现在他面前。






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的,见白宇看她还回了个甜甜的微笑。








“白哥哥,来看龙哥的吗?”




小姑娘声音清脆,听得白宇也忍不住心情大好。








他笑了笑,回她。“是呀,过来探个班。”






小姑娘点点头,招呼他跟她走。


“哥哥跟我来吧,龙哥和导演有点事耽搁了,我带你去找他。”








白宇一听立马听话的站起来,嘴上连连道谢。






小姑娘回头对他似笑非笑。


























小助理带朱一龙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






天色阴沉了下来,隐隐的响起了雷声。






得知白宇来探班朱一龙十分开心,脸上的疲惫瞬间就消了下去。他匆匆跟导演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小助理去找人,谁知道人居然不见了。




朱一龙很担心,这儿荒山野岭的,白宇能去哪?




“朱老师,您别担心,白哥他也许去厕所了。”小助理安慰道。朱一龙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自己无事。恰巧一名工作人员抬着设备经过他们身边,这人估摸着之前认出了白宇,朝朱一龙打了个招呼。




“朱老师,我刚才看见你们家小白跟一个小姑娘出去了,怎么?你们没碰着?”




朱一龙一听就皱起了眉头。




“哪个小姑娘?朝哪儿走了?”




那工作人员腾出手指了指朱一龙背后,“那儿,好像是往山上走了?”




朱一龙想了想,问他,“你认识那小姑娘吗?”




工作人员歪头思索了一番,然后摇摇头。


“没见过,我看她脖子上挂着相机,是您探班的粉丝吧?”










朱一龙心里咯噔了一下,语气里明显带了慌乱。


“是不是穿着白色吊带裙,头发黑长?”






“是啊,您认识她?”


















糟了!糟了!






朱一龙转身拔腿就往山上跑,巨大的恐慌袭上心头。








小白…




































————————————————————————






白宇跟着小姑娘步履蹒跚的爬到山上,他隐隐的觉得有点不对劲。天色已经不早了,看样子估计会下雨。他停下脚步喊住前面的小姑娘。




“姑娘,你要带我去哪儿?”








那小姑娘停住脚步转过身对他笑道,“带您去找龙哥呀。”






白宇抬手摸了摸鼻子,“你把我带到这,是有话想跟我说吧?有什么事咱回去再说,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一会儿指不定还要下雨。荒山野岭的你一小姑娘跟我一大男人杵在这儿,不合适吧?”






那小姑娘闻言冷笑了一声,原本清靓的面容从白宇的角度看过去有些诡异。






“怎么?怕他吃醋吗?”






白宇愣住了,接着他坦然的与小姑娘对视。“我就猜你是龙哥的粉丝,你也是来探班的吧?是有什么话想跟龙哥说吗?我可以帮你转达,或者我联系一下龙哥,帮你约一下?”




他说完调皮的眨眨眼,双手背在身后弓起腰对着小姑娘笑道,“粉丝福利哦。”








小姑娘不屑的笑了一声,听得白宇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用你转告,我自己会跟他说。”




她声音很小,白宇听得不是太清楚。他抬脚朝她走近两步,不料那小姑娘突然整个人向后一滑,眼看着就要跌倒。






她身后是个滑坡。






白宇大叫一声“小心!”,眼疾手快的伸手拉住女孩的手。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小姑娘竟然借力闪身到白宇身侧,一把把他推了下去。




白宇只记得耳边回响的那道阴森的女声。








“你去死吧!”
























————————————————————————








下雨了。








从细雨变成骤雨好像只是瞬间的事情。












伴随着雷声的轰鸣,朱一龙一脚踩进泥泞的水坑里。












“白宇!!!!”








他的喊声被雷鸣覆盖,身后跟着跑过来的工作人员被雷声震的心里发慌。






“朱老师,您怎么了这是?赶紧回去啊,下暴雨了,这林子待不得呀!”




小助理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声的说话,四周尽是暴雨无情拍打树叶的声响,脚下的路泥泞不堪,一不小心就会滑倒。






朱一龙顾不上旁人,他心脏跳的太快了,不安的感觉在雷声的轰鸣下越来越强烈。






他浑身湿漉漉,暴雨像是坚硬的石头,打在身上说不出的疼。






众人跟在他后面大声呼喊白宇的名字,然而回应他们的只有凛冽的风声。






就在众人焦急之际,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前方的树林间,朱一龙眼眶通红,他发狠似的冲上去一把攥住那小姑娘的手腕,手指用力到发白。




那姑娘突如其来感觉到手腕一痛,还没站稳就被人死死的抓住了。她吓得尖叫一声,抬眼便看见朱一龙惨白的脸。






天空划过闪电,朱一龙惨白的脸一闪一灭,血红的眼里布满了愤怒。




“他在哪里?”






雨水顺着他的下颚滴落在姑娘的手臂上,她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






“他在哪里?!”






朱一龙叫她不答,更加大声的质问出来。








那姑娘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她哆哆嗦嗦的哭了起来,声音充满恐惧。






“他……他死了…死了…掉下去了…”










“轰隆”一声雷鸣,震碎了朱一龙的心脏。










后面跟过来的工作人员们被她一句话吓得浑身僵硬,他们不自觉的将目光转向朱一龙,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作何举动。
















那姑娘断断续续的嗫泣,诉说着所谓的真相。








“我、我滑倒了,白哥他为了救我,从坡上滑了下去…我、我很害怕,那下面太黑了…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哥哥……”












“闭嘴。”












朱一龙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那姑娘显然被此刻的朱一龙吓到了,一双白嫩的长腿竟然开始发软。










“别喊我哥哥,你让我恶心。”












朱一龙放开她,任由她摔倒在一片泥泞之中。














他不作任何解释,转身就朝着那姑娘出现的树林里跑去。
































————————————————————————










白宇硬生生的被脸上的雨水给拍醒了。










他有些恍惚,大脑几近空白,过了几分钟他突然感到身上火辣辣的疼,雨水流进了他的眼里,他伸手抹了把脸,再次睁眼后他看见自己手上一片血红。






他挣扎着试图坐起来,钻心的疼痛随着他的动作席卷全身。此时此刻他的脑回路开始运转,想起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他骂了一声,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如此算计。
















龙哥,你的粉丝怎么这么恐怖????












白宇把后脑勺搁在一块石头上,尽量让自己平躺在地上,虽然身下的烂泥糊的他浑身难受,但是身上的疼痛却是不容忽视的。








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骨折了,不敢再贸然乱动。额头应该是破了口,手上的血正是那伤口流出来的。雨水越来越大,他睁不开眼,雷鸣声又让他感到害怕。他轻轻挪动手试图去够右边口袋里的手机,可惜的是手机在刚才的翻滚中掉进了更深的悬崖之中。












白宇庆幸自己命大,他被推下来一路翻滚,根本没有着力的地方能让他停住。生死之间是一根树桩救了他的命,要不是这树桩,他早就滚进了万丈深渊。














雨太大了,白宇觉得自己可能死了。












否则他怎么会在狂风暴雨中听见了他龙哥的声音?






















“白宇!!白宇!!!”






朱一龙找到了那个女孩说的所谓的滑坡,他一路奔上去,嘴里不停叫着白宇,声音嘶哑。




他知道那姑娘在撒谎,之所以能描述出她的衣着长相,是因为那姑娘在他身边待了不少年,他知道她就是所谓的私生饭。可以说那姑娘一天到晚都跟在他身边,不敢靠的太近,也从不走远。










他不敢相信,一个女孩子竟然存了这么歹毒的心思,竟然伤害他的白宇。


















他内心万分焦急,听那女孩说什么白宇死了,他一分都不会相信?他能感觉到,他的小白还活着。












或许是恋人间的心灵相通,在又一道闪电过后,朱一龙看见了半山坡上挂着的白宇。












剧组里所有能帮忙的全都过来了,也难为他们在如此险峻的环境里救人。朱一龙在自己腰间绑了根粗麻绳,另一头捆住粗壮的大树,几名身强力壮的工作人员手里用力抓着绳子,防止这头的麻绳脱落。








小助理几乎是全程忍着尖叫在一旁帮忙。










情况实在是棘手,雨水将坡道冲刷的太过湿滑,人压根下不去。白宇身后那根树桩也不知道能支撑多久,现在多一分钟的耽误就是多一分的危险。








朱一龙毫不犹豫的套住麻绳自己下去了。








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








朱一龙滑到离白宇几步之遥的距离,听见了对方虚弱的声音。白宇费力的睁开眼,看着他的龙哥一点一点从上面滑下来,眼泪霎时就流了出来。








“哥哥…”




“别说话,也别乱动,我来了。别怕小白,哥哥在。”




“哥哥,疼…”




“很快就不疼了,你忘了上次我给你上药了?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白宇哭着哭着就觉得心底有一团火蹭蹭的往外冒,他似乎是才反应过来,这么危险的地形,朱一龙竟然就绑了根绳子下来了。




“你有病吗朱一龙?你他妈下来干什么?找死啊你?”








朱一龙愣是想不到这种时候他家小孩竟然有力气骂他,但他也懂小孩是担心自己。他露出白宇记忆里那个让他安心的微笑,长手一伸将人抱进自己怀里,力气大的像是要勒死他。






“你还在,我怎么舍得死呢?”








朱一龙说完吻了吻白宇黏湿的额头。






































————————————————————————








朱一龙抱着白宇直奔村里的小诊所,白宇浑身上下都是细碎的划痕,额头更是血流不止。他们两个原本都穿的白衬衫,此刻早已变得黑黄,仿佛是在坭坑里洗了把澡。








工作人员何时见过朱一龙这么狼狈过。










医生给白宇止血的时候朱一龙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深怕一个眨眼他的白宇就不见了。






白宇止了血又被朱一龙用清水简单的擦了擦身体,有破了皮的地方他没敢动,只是将伤口周围的淤泥给擦掉。医生给他检查过了,身上只是一些擦伤,额头的伤口虽然血流的多但是并不深,缝两针就行了。白宇迷迷糊糊的躺在病床上,朱一龙哄了他很久才让他睡着。








趁着他睡觉的功夫朱一龙匆匆洗了把脸,他身上的烂泥几乎半干,坑坑洼洼的糊在衣服上。小助理给他拿了件体恤衫,朱一龙一边脱衣服一边询问小助理。








“那个女生呢?”






他的声音是真的嘶哑,还透露着深深地疲惫。








“在隔壁大堂里坐着呢,您的粉丝们把她围住了,好像都在骂她,怪可怜的。”




“呵。”




朱一龙将衣服套在身上,搬了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伸手揉揉白宇软软的黑发。听着助理最后那句可怜,他冷笑出声。




“把她看好了,然后去报警。”




“啊?”


小助理很是诧异,“这,白哥不是平安的找回来了吗?还要报警?”




“哦,我说错了。”朱一龙黝黑的眼珠子转到了小助理身上,声音冷了几分。“是报案。”






“报、报案?”








小助理看着他家影帝附身亲了亲熟睡的白宇,最后又对他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故意杀人。”








朱一龙握住白宇的手,感受着那不断跳动的脉搏,以及白宇手心里熟悉的温度。






“未遂。”他补充道。


























————————————————————————








#私生行凶未遂#




#朱一龙生死救援#




#私生请你立即去世#




#影帝差点黑化#




#抱走白宇哥哥#




#朱白战斗组倾巢出动#




#扫毒打私#


















白宇被他姐在电话里骂了将近两个小时。






朱一龙坐在他身边一边认真听取姐姐的训诫一边给白宇叉水果吃。










突然有点心疼姐姐了。














这事儿他俩心照不宣似的,谁也没提。白宇被接到朱一龙家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身上的伤好了不少,就是额头刚拆了线还留着点疤痕,朱一龙每天都凑过去心疼的亲两口。




白宇都被他养胖了。








这件事算是翻篇了,尽管网络上还在翻着滔天巨浪。










白宇觉得很委屈,因为他龙哥严令禁止他探班了。














臭居居!




















白宇的手机弄丢了,他又不记得自己微博密码,搞得他很久都没上微博。








所以他不知道,朱一龙在那位私生的判决书下来以后发了个微博。












————————————————————————




朱一龙v:白先生是我此生挚爱,换句话说,他就是我的命。谁动我的命,我必要你一命。




————————————————————————




评论:龙哥A爆了!!!!




评论: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评论:请你们赶紧结婚@小小白v










#你龙哥永远是你龙哥#


















—Fin—







硬到牙掉,牙肉发炎。

来磕硬糖。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读过记承天夜游 苏轼写的一篇文章。大意为夜晚与友人同游承天寺,赞叹月色之美,亦有自嘲自解之意。

作此篇时东坡被贬谪,友人亦是。

日期是十月十二日。来了。视频曝光是十一月二十一。

往前推是九月,12+21=33。

至于为什么我笃定他读过。勿细究。